0755-88609600 / 88602090
创意源于生活 我们通过游历速写动态及素描生活
金昂金:创业和生活的平衡在于“好玩” | 听潮人
资料来源 : 听潮    作者 : 听潮    发布时间 : 2015.11.29

“听潮人”(Tide Player)是听潮 Hear Tide 的一个栏目,每周我们会推出一位潮人,采访他/她十个问题,看他/她如何接招!

 

 

金昂金
文 | 李丽琼

金昂金,潮汕人在深圳,做着品牌策划及设计服务的“愉悦创意体”,团队也认真地折腾着副业潮汕手信文化品牌“世散物”。他是2015年第二届听潮的创业座谈会对谈嘉宾,但创业的标签之外还有哪些故事?通过下面的Q&A,听听他是如何讲述自己的创业、生活和对潮汕文化的理解。

 

 

 

1创业通常是和时间在赛跑,和别人在赛跑。近几年潮汕文化品牌也有不少人在做而且都不留余力地进行各种推广,你是“世散物”的设计者和创始人,为什么在宣传推广上“世散物”反而显得很低调?

 

金昂金:我的主业是品牌策划和设计,“世散物”到目前更多的是当作一件作品在做,也是很多个人和团队想法的试验田。“世散物”在潮汕的方言里面是乱搞的意思,但我们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这个略带调侃的名字,去认真地做一件事情,找到和聚合那些可能会失散在我们生活中的“物食”和“物件”。

 

为了做这个品牌,我们走访了很多地方,也探访了很多作坊和手艺人,最大的收获是通过这件事情,把家乡这本书又重新翻了一遍。我在深圳有8年的时间,当走出来之后再回过头去看潮汕,会有更多的新鲜感。

 

金昂金 设计师
探访潮汕乡村民艺—扎灯笼

 

 

2那你能说说为了做“世散物”这个品牌走访潮汕的过程中,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

 

 

金昂金:最大的感触是很多潮汕传统文化已经比较难和年轻人产生情感的连接。比如说很多年轻人已经听不懂潮剧,对韩愈、湘子桥的历史文化很多人是get不到一个共鸣点。所以我们的感触是需要用一个比较有趣的、好玩的方式去说潮汕。在潮汕,很多地道的小吃还是比较习惯那种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前期我们做食品会比较难,所以现在会把主要的精力转到“物件”这一块上面。

 

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个买家和我们买了一个春盛,他说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物品了,觉得很有亲切感,买回家摆着,每每有客人来,他就向客人解说一遍这个潮汕物品。可能这是我们说的情怀意义所在。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找到更多和现代生活有连接的“物件”,让这些物品既有一定的情感记忆又有一定的实用价值,才能真正流通起来。如我们走访潮州一个做灯笼的村。村里中老年都在家里手工制作灯笼。我们受访的陈老伯他做灯笼已经60年。从一棵柱子到一个灯笼,看到制作灯笼这手工技艺价值远超过灯笼的价格。而年轻人不愿意去传承这些,从商业角度来说,就是市场不大。我们希望通过“世散物”改良产品成为生活日常用品让它可以被更多区域、更多人接受,让更多本地年轻人愿意去继承这个技艺。

 

金昂金

潮州春盛

 

 

 

 

3听说在折腾“世散物”的过程中,因为你们都是细节控,所以经常一改再改,你在细节上的追求是什么呢?

 

金昂金:我们团队一直在努力的就是怎么进行“有趣味的诠释”。因为这个世界上可能有的人不喜欢看恐怖片,有的人不喜欢看爱情片,但是大部分人并不会拒绝喜剧。本身这个创业可以说一半商业一半情怀,会希望让别人在会心一笑的同时,感受到我们的用心度。像我们做的凤凰单丛“鸭屎香”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比较萌的小鸭子,因为让大家先感知到一种萌趣、好奇之后,再去体会这个茶叶背后的故事。

 

 

(注:鸭屎香是凤凰单丛的一种香型,其实和鸭屎无关,主要是因为种植地的土壤和气候。传说是茶农为了不想说出这种香型是如何种植培育出来的,而随口诌出的一种托辞,在外推广时多用“银花香”,但潮汕本地人还是习惯称为“鸭屎香”。)

 

鸭屎香
“鸭屎香”单丛设计

 

 

 

4既然你这么在意细节和趣味,那么平时会通过什么方式去寻找创意的灵感呢?

 

金昂金:有点类似游学。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要出差。这几年走过很多地方,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去发现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知道他们的成功,了解他们的失败。我自己也喜欢去旅游,会更喜欢那些比较有人文气息的地方。出游时候我就是一问题户“阿姨,这些小老鼠哪里来的?”“啊伯,你们屋角的木鱼是什么来源的?”“你们最大的烦恼跟开心是什么?”其实也是透过别人的生活方式来看待自己的生活。另外其实我的生活还“挺幼稚”的,有时候会比较喜欢去玩一些小玩意,想会把番茄拿来恶搞,也会吃完饭后把骨头去弄一个造型出来。在生活上的这些细节元素收集很可能是我之后一个品牌设计的灵感。我认为在创意设计领域,保持童真挺重要的,因为它很可能是最纯净的创意素材。

 

创意涂鸦
生活创意:圣女果涂鸦

 

 

 

5你走过那么多地方之后,有什么地方是你比较喜欢的吗?

 

金昂金:我到一个地方,会更多地去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会去到农村里面,去和当地人聊天,这可能是和小时候在潮汕乡村生活的经历有关。我还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的田野中,有稻田,可以到溪边钓鱼,也可以抓一些小昆虫,像很多潮汕的孩子都知道的一种叫做“比房”的昆虫。这些好像在记忆里渐渐远去了。不过去到外地的农村,有些情景会觉得似曾相识,我其实没有刻意觉得哪个地方比较好哪个地方比较不好,会比较喜欢那些保留民族习俗特色的地方,比如云南一些边界村庄,乌鲁木齐等。

 

金昂金

金昂金乌鲁木齐米拉吉

 

 

 

 

6那在你的理解中,你觉得潮汕文化区别于其他的地方文化的特色在哪里呢?

 

金昂金:做为晚辈对潮汕还不够特别了解,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到位。有时候也会和非潮汕籍的朋友说起潮汕,比较能够引起大家兴趣的主要是潮汕的“传统”和“做生意”,潮汕保留了很多中原文化的东西,包括潮汕话中的古语,一些非常传统的习俗。初一十五拜“老爷“,拜老爷的方式也尤为丰富,拖老爷、赛大猪、接橘子、挂凤尾竹、烧塔等等,这无疑给潮汕增添很多色彩。像很多潮汕的小孩外出,身上应该会带着家里人给的“平安符”,这也是一种信仰的力量。在外地人看来这很有意思。可能传统背后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无声的交流,通过一些物品、仪式,去承载了很多关心、挂念的情感在里面。(当然“传统”在现代生活中也有弊端)。潮汕人从商在世界各大领域都颇有作为,从骑楼文化等。哪怕在泰国一个店里,看到一套功夫茶具。一杯功夫茶里面也能蕴含着生意经。

 

 

 

7作为一个创业者,你的工作和生活会不会混在一起没有清晰的界限?

金昂金:一般会在工作的时候把事情做完,能够不加班就尽量不加班。争取多些业余时间补充自己,体验生活。比较庆幸自己从事的是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所以也会不知不觉投入很多精力在工作中,感觉每次给客户出具创意也是像在“玩”一样,把生活上所认为的有意思的信息收集起来,再加一些商业思维去论证,尝试找到合适的项目,用我的主观去引导品牌主张,一般都可以得到很不错的试验效果。我比较喜欢进行那些反常规的、逆向思维的创作。比如给新疆“乔治香颂”烘焙连锁品牌用了最没食欲的蓝调。比如给台湾品牌“仙芋小栈“设计一套反常规的vi辅助视觉元素。比如通常LOGO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我给“故事星球”设计了一个可以变化和创作的LOGO,这一点还是挺挑战认知的。所以保持有趣,是我对工作很生活的一个平衡点。

 

金昂金 故事星球

金昂金故事星球vi设计

 

 

8作为创业者,你会感觉到和客户沟通的困难吗?

 

金昂金:甲方乙方是业界一个说不完的话题,但是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反而并不复杂。我觉得主要就是解决两个问题,第一甲方要去哪里,第二你要用什么方式带着客户去。如果客户想去北京,你非要让他去香港,这样肯定是一种困难重重的沟通。往往设计师会忽略客户的商业目的,施展着自己的才华。所以跟客户一同确定目的地很重要。而确定要去北京之后,是坐飞机去,还是选择动车,甚至能不能骑车或者走路去,那就很考验甲方实际条件和乙方策划创意执行能力了。如果能够把客户送到了目的地,用着乙方最擅长的交通工具,旅途双方愉快的,那就是最好的沟通。

 

 

 

9你的团队成员是否都是80后90后,你平时也是带着他们一起玩吗?

 

金昂金:我们团队都比较年轻,90后确实有和80后很不一样的一些特点,不过我们还是比较倡导扁平化的管理。我不喜欢强求他们或者硬性规定他们要做什么,在不影响项目质量的前提下,会尽量去满足团队成员的兴趣和个性。我平时会和我的团队成员聊天,推荐给他们一些书,这些书可能和工作没有太大的关系,却是我自己觉得值得这个成员去了解的。我很看重团队成员的对待事业的态度,只有真正热爱自己从事的行业,才能做出好的作品。而他这个人生阶段也就是有意义的。

 

金昂金 潮汕 龙湖古寨
金昂金

 

 

 

10你会不会希望有一天回到潮汕工作?

 

金昂金:在这方面并没有做太多的预设。我觉得人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喜欢和擅长的领域,生活在一种自己觉得舒适的状态里面就可以。现在潮汕也在发生一些变化,一些回到潮汕的年轻人也有很多生活方式的创新。互联网时代的普及,世界都会被扁平化。对于我来说,潮汕并没有太遥远的距离,找个周末就可以随时回去。对我来说“潮汕”跟“工作”,就像是说“传统”跟“创新”,我在努力读传统,在这基础上发挥创新。但不管怎么说,用有趣的方式去诠释潮汕,依然会是一件持续去做的事情。

所有案例仅作有限展示,表象之下另有商业策略考量,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